日本大神级漫画作者与编辑来沪挖掘中国漫画界“原石

2018-03-27 08:39

  全球性漫画大赛Silent Manga Audition(以下简称SMA)自2012年于日本创办以来,已连续举办了10届,吸引了来自106个国家、超过3000位漫画爱好者参与。SMA要求所有参赛作品均不得使用任何语言文字,参赛漫画作者将只能通过漫画来表述剧情、情感和思想。中国漫画作者王晓东曾于2016年入围第四届SMA并摘得亚军,成为首个获得该的中国人。今年,这一赛事首次来到中国。

  自左至右:奥蕊文化创始人刘业华,漫画家庸,油画家、连环画家钱逸敏,漫画编辑大师堀江信彦,漫画家北条司,漫画家次原隆二,漫画家富沢順,JC FORWARD董事长分部悠介

  3月17日,第一届Silent Manga Audition China——默白世界漫画大赛在上海召开发布会。漫画编辑家堀江信彦,漫画家庸、北条司、原哲夫、次原隆二等出席发布会并宣布出任大赛评委,助力SMA挖掘中国漫画界“原石”,帮助他们成为未界级的漫画新星。当天,两位大师堀江信彦与北条司接受了澎湃新闻的采访。

  “比起故事整体性的好坏,我更在意作品中的某个定格的表现力有没有传达到、漫画动态的感觉好不好。” 从入职《周刊少年Jump》担当编辑,到创办SMA大赛至今,画面表现力都是堀江信彦最为关注的特质。井上雄彦在连载《灌篮高手》期间,也曾用默白漫画的手法跳脱出对话对表达的桎梏。

  1979年,堀江信彦进入集英社《周刊少年Jump》编辑部,并于1993年到1996年担任第五代总编。1995年,《周刊少年Jump》元旦双期合刊缔造了635万册的史上最高发行量纪录,接近对手《周刊少年Magazine》和《周刊少年Sunday》同期的销量总和。相当于在当时的日本,每12人就拥有一本《周刊少年Jump》。

  这一空前绝后的成绩的诞生正如少年漫画一般热血,因为《周刊少年Jump》(1968年)起步较《周刊少年Magazine》(1959年)与《周刊少年Sunday》(1959年)都晚,早期很难找到人气漫画家来连载作品,于是《周刊少年Jump》改变方针,积极挖掘新人。北条司、原哲夫、次原隆二、江口寿史等作者正是由此崭露头角,而堀江信彦正是他们的责任编辑。

  除了发掘新人、培养新人,堀江信彦还要为作者提供咨询、灵感,并负责漫画问世后商业化运营的方方面面。“编辑的工作非常多样化,但这不代表编辑有多么厉害,他们只是必须要把漫画家的创作做好,让他们一心琢磨创作而不用做别的事情。”堀江信彦说。

  原哲夫曾形容堀江是“非常温柔、感觉像熊一样的人”。这个不擅长编故事的漫画家能推出代表作《北斗神拳》,离不开堀江为他寻来武论尊这位出色的脚本,并对《北斗神拳》剧情的安排和把握出谋划策。堀江回忆起这一名作的诞生:“在《北斗神拳》连载之前,李小龙是很火的,《疯狂的麦克斯》也特别火,那么如果让李小龙出现在麦克斯的世界观里会怎么样呢?于是《北斗神拳》就诞生于这样的脑洞。再说《七龙珠》这个作品,其实它的主题起源就是‘成龙出现在《北斗神拳》里会怎么样’。”

  即便原哲夫创作《花之庆次》时已荣升大神级作者,但堀江仍然对他该训的时候照训,该让他重画的时候照样不客气。堀江专业的素养、公私分明的态度赢得了作者的信任与敬佩。以至于当他升任总编后,《花之庆次》新换的责编能力不足,令原哲夫陷入困境,最后连载只能勉强结束。

  问及谁是最令他印象深刻的“问题作者”,堀江毫不犹豫地回答——“江口寿史”。(居然不是富坚老贼)

  “江口不是不干活,只是他画着画着会睡着。他画画的时候作为编辑我也要在,但江口的发型是个爆炸头,从后面看不到脸,到底他有没有睡着我也不是很清楚。而且他还有个技能,就是人睡着了但笔还在动。于是到后来我也有了一项技能,虽然我也睡着了但脚会一直点地,我没在睡……就是这样我们两人互相。”

  碰到富坚义博,严格的堀江许下可以一个月交一次稿的,把这个人才留在《周刊少年Jump》。

  《周刊少年Jump》最大的创新之举就是在中放入读者调卷,读者的取向可决定漫画剧情的,甚至作品的命运。“设置调卷并不是为了给作者压力。《周刊少年Jump》很重要的方针,就是不是漫画家创造作品,而是漫画家和读者一起创造作品。”堀江信彦解释,“如果作品连载效果不佳还让作者继续画,对、作者、读者三方都不好。大家都想给读者带来好的作品,这份心意是一样的。同时这也是为了培养更多的新人,如果不做良性的选择,下面的新人就没法出头。”

  多年经验让堀江信彦通常只要看作品连载三周,就能判断它是否会红。不过如果碰到慢热型的作品,会不会产生判断失误呢?

  “大多数时候我们对于作品的判断是精准的。比如《北斗神拳》刚开始连载就很火爆,后来人气也一直很高。如果连载三周效果不理想,我们会让作品稍微缓一缓,然后做一个回顾展。有的作品要到第七回、第八回人气才会提升,如果读者表示还想继续看,这样的话我们就让作品复活,绝对腰斩的情况是没有的。”

  改编自《城市猎人》的同名影片堪称港片经典,《猫眼三姐妹》动画十几年前就引进内地播放,笔下也描绘了不少设定为中国人的角色,看似与中国很深的北条司,却是第一次来到中国。

  紧张的行程让他几乎没有活动的时间,在发布会前晚,他与堀江信彦还去B站做了直播,戴着墨镜惜字如金的他看起来有点尴尬疏离,让记者一度担心与他的沟通。结果一开场就被北条司十分热情的“や~みなん!”给惊到。

  北条司的作品以写实风格见长,在《周刊少年Jump》上一众异时空超能力设定中,他笔下的人物永远特立独行地活在真实的世界,《心》里还出现了的。“那时候在日本新宿的街头是能看到真的的,我就把他们画到了作品里。这些中国角色的登场,在于他们反映了当时日本社会的现状。”与其说北条司对中国怀有情结,不如说他对现实主义怀有情结,“我之前作品里很多的特点也会反映当时日本社会的梦想,比如1980年代日本社会很关注美国,所以《猫眼三姐妹》《城市猎人》里登场的人物性格也会偏美系。2000年以后日本跟亚洲其他国家有了更多的交流,由此我的作品里也会出现更多的中国人。”

  北条司的创作之可谓相当顺遂,大二凭借作《》入围十八届手冢决赛,首部长篇漫画《猫眼三姐妹》登上《周刊少年Jump》一炮而红,随后连载的《城市猎人》直接将他的事业推向了高峰,使他跻身最受欢迎的漫画家行列。

  北条司开创的“侠探”风长盛不衰,改编自《城市猎人》的动画、电影、韩剧都有不小名气,近年这一IP又被内地公司购入翻拍版权。问世30余年的作品还能得到持续的关注,北条司表示这让他感到特别幸运和光荣,对新版电影也充满期待。

  “相信无对白漫画能在沟通上超越语言、超越国界。希望参赛者不要拘泥于,能把自己的想法、想要表达的东西尽情反映到作品里。”出任SMA评委的北条司同样强调了绘画表现力的重要性。而《城市猎人》漫画的大结局正是很好地贯彻了这一点,最后几页没有台词,通过充沛的画面表现力呈现剧情。

  很多日本漫画家在成名之前,都借由担任其他漫画家的助手增长经验,这也催生了众多师徒漫画家,比如小畑健(代表作:《棋魂》《死亡日记》)的助手是和月伸宏(代表作:《浪客剑心》),而和月伸宏培养出了尾田荣一郎(代表作:《海贼王》)。

  再看北条司这一“门派”,在1991年《城市猎人》完结后的特别致谢中,排最前的井上雄彦、梅泽春人正是他当年的助手,责编、好友堀江信彦排最后。

  梅泽春人后来创作的《圣子到》深受学生好评,井上雄彦更是成长为不逊色于师傅的漫画名家,承袭自北条司的写实风与幽默感在《灌篮高手》中达到完美平衡。师徒三人关系到至今相当不错,经常一起卖书、给对方写推荐。

  在北条司出道30周年纪念时,井上雄彦献画并送上贺词——“,奋斗在漫画事业的第一线是怎么样的一件事,是您教给了我。恭喜您,达成这30周年的伟业。”

  北条司感慨刚开始画漫画时,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条上走得那么远,也不会想到井上雄彦这样的作者会从他这里得到,“能创作到今天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。漫画很难得能世界,这次来上海也是希望接下来能作为一个代表,把漫画的经验到日本以外的地方,分享给全世界的人。”

  据了解,在默白世界漫画大赛举办过程中,堀江信彦创办的NSP公司也将与主办方默白社合作,为参赛的中国优秀漫画家拓展在日出版发布作品的渠道。同时,NSP旗下北条司、原哲夫等大师有望在中国设立漫画工作室,为中国漫画新星提供更为完备的编辑和经纪体制支持。